张龙鹏: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政策建议
2018-01-04 

 一、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评价指标体系

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是先进制造业的聚集区,是先进制造技术的研发转化高地,不仅能够引领中国制造业产业发展的方向,而且能够成为中国制造业技术创新的源泉。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应具备五大基本特征:产业发展优、质量效益高、绿色发展重、创新能力强、两化融合深。基于这五大基本特征,本报告构建了评价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发展的指标体系,如表1所示。

二、天津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评价分析

基于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评价指标体系,通过与上海、深圳的比较,由表2可知,天津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具有两大优势,但也呈现了三大不足。

就优势而言,天津工业规模已经超越深圳,基本接近上海,说明天津工业在全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为天津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奠定了厚重的工业基础。同时,天津工业质量效益高于上海与深圳,这表明天津基本实现了工业量与质共同增长的局面。

就不足而言,第一,天津服务业规模不大、结构不优,这会影响天津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发展。第二,天津工业企业研发投入不足、研发效率不高、研发转化能力弱,创新能力不足将使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发展失去根本的保障与动力。第三,天津企业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程度不深,这不仅会制约以新兴技术为基础的先进制造业的发展,也会制约传统制造业的改造升级。

三、上海、深圳创新发展的关键性特征

上海的创新发展是“政府主导”型模式,而深圳的创新发展是“市场驱动”型模式。

从创新主体来看,上海的创新主体主要为外资企业、国有企业、高校、科研机构,而民营企业尚未成为创新的生力军。相反,本土民营企业是深圳最重要的创新主体。

从创新网络来看,上海众多产学研合作项目带着明显的官方背景,国资背景的科技中介机构和风险投资机构发展迅猛,但民营的营利和非营利科技中介组织、风险投资机构发展相对较为缓慢,且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不强、活力不足。深圳的科技中介机构、风险投资机构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机制发挥了机构的功能,成为推动企业创新的重要引擎。

从创新制度来看,上海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创新的政策,营造了良好的创新环境方面,也更加强调政府和国资创投在资金方面引导中小企业发展。同时,采取有效的激励性政府采购政策和高层次人才(特别是海归人才)激励政策,对中间层次的人才关注度不够。深圳利用经济特区先行先试和部分立法权下放的优势,在建设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方面出台了许多法律法规制度,重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采取了“强硬的”约束性政府采购政策和高层次人才激励政策,对中间层次的人才关注度不够。

从创新文化来看,上海开放性的“海派文化”引领着上海的开放创新,但也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巨大挑战。人口年轻化与包容性是深圳创新的关键,深圳到处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

四、天津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政策建议

基于天津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中呈现的不足,以及上海、深圳创新发展的启示,本报告提出以下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政策建议。同时,本报告提出的政策建议需要结合天津改革开放先行区、自贸区在政策上先试先行的优势,能够在现有制度框架下有所突破。

1.进一步做强制造业,扩大、优化服务业规模、结构,构建完善、有效的创新链。

创新链包括两个环节:一是,创意到产品;二是,产品到市场。创意到产品,需要制造业的支撑。产品到市场,需要服务业的支撑。首先,天津打造优质配套件产业链,打造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专、特、精“小强人”企业,能够实现创意到产品的迅速转化。其次,基于自身优势,培育大型物流集团总部,为全国先进制造基地拓展市场网络;借力北京,完善银行、保险、证券基金、股权投资、国际保理、小额贷款公司、风险投资等多层次开放型金融体系。

2.从创新主体、创新网络、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四个方面,推动天津的创新发展。

从创新主体来说,首先,天津是目前我国利用外资规模最大的城市,因此,借鉴上海的经验,天津应利用现有的外资规模优势,鼓励外资企业在津设立研发机构。其次,天津应深化行政审批改革,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民营企业具有强烈的市场意识,能够敏感地去捕捉技术创新成果,然后迅速把技术转化为产品。最后,天津应加大对高校、科研机构的财政投入,鼓励高校、科研机构专注于基础研究,为企业应用研究提供原动力。

从创新网络来说,借鉴“深港创新圈”的合作模式,天津应借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背景,充分利用北京的研发与产业优势,构建“京津创新圈”。第一,建立健全京津科技合作机制,促进两地创新要素的合理流动。第二,探索建立联合创新信息平台、联合培训基地、联合实验室、联合教育体系,实现信息互通、实验室共用、研究经费共担和研究成果共享。第三,支持天津企业采用委托研究、共同开发等形式,加强同北京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研发合作,参与京津关键领域重点突破联合攻关项目。第四,积极引进北京中介服务机构,把北京发达的金融业、现代服务业与天津的先进制造业结合起来。

从创新制度来说,首先,天津应完善自主创新的政策法规体系。在自主创新的不同发展阶段,应出台相应的促进自主创新的政策文件。同时,积极出台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从立法、执法等方向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打击侵权、假冒行为,保护创新成果。其次,天津应制定自主创新产品目录,列入政府优先采购和首购范围。参照深圳政府采购政策的经验,天津应采取约束性政策,通过设定一定的限制条件,“强制”执行。再次,参考上海的经验,天津应重点加大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支持,加大对国有资本创业投资的引导,政府财政重点支持共性技术和关键性技术的研发,为企业提供配套服务和保障。最后,立足于本土,培养领军人才,加大对科技人员的分配和奖酬力度;同时,积极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鼓励企事业单位培养和吸引创新人才。

从创新文化来说,深圳创新发展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其移民文化。移民文化形成了深圳文化开放和兼容的特性,为创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同时,移民网络形成的“章鱼”模式,能够利用其发达的触角快捷高效地利用国内外资源,迅速获取整合各种最新信息,提高了创新的效率和成功率。因此,天津应出台相关的政策措施,吸引国内外各类人才聚集天津,形成敢于冒险、崇尚创新、追求成功、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

3.从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打造智慧城市、智慧产业、智慧企业,全面推动天津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合。

第一,从宏观层面打造智慧城市。首先,为工业建立全面宽频的基础设施。可靠、全面和高质的通信网络是打造智慧城市的一个关键要求。其次,调整现行的法律法规,为未来的智能发展扫清制度障碍,比如企业数据、责任问题、处理个人数据以及贸易限制。

第二,从中观层面打造智慧产业。首先借力“互联网+”,推进制造过程智能化,以先进制造技术和先进制造模式改造传统制造业。其次加快发展机器人产业,抢占科技和制造业发展制高点,打造智能机器人与先进制造业结合的应用示范基地。

第三,从微观层面打造智慧企业。首先,大力促进信息技术或产品在企业产品设计、生产制造、市场营销等价值链环节中的深度应用。其次,在智能工厂,工作内容、工作流程、工作环境将发生深刻的变革,员工角色也将产生显著变化。天津应充分利用自身较为完善的职业技术培训优势,为企业员工提供利于职业持续发展的培训。

张龙鹏: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博士生

南开经济调查 | 知中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或寻求合作,可发送邮件至 info#nkear.com(发送时请将#改为@)